一线

TPP下的中国纺企如何自处

日期:2015-11-10 12:05:47来源:《纺织科学研究》编辑:文/ 谢石敏

要么提高产品的附加值,要么关门走人

10月5 日,美国、日本等12个国家部长在美国亚特兰大宣布基本达成“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贸易协定。消息一出,立即引起了全球广泛关注。签署国包括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日本、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越南和美国。美国希望借助TPP再次实现主导全球贸易规则,重建全球产业链。这一次,中国是否会被排除在外?又该如何面对?


既有WTO 缘何又生出TPP?


从自由市场角度衡量,WTO重在削减关税,促进贸易;TPP则干脆取消关税,实现完全自由贸易,让利于民。WTO的运营规则是自我承诺、自我整改、自我约束,但实践证明这管得了君子,管不了小人;TPP则是非君子莫入,不实行零关税、不实行完全市场化、不实行新闻自由信息自由化,根本进不去门。这对当前中国的国家体系来说是个难以逾越的门槛。

在WTO的框架内,涉及到的是商品货物在各协定国之间的自由(低关税)流动,而跨国公司在某主权国家做生意,必须遵守主权国家的法律,也就是资本的流动必须受到该国主权壁垒的约束。我国每年就都有修订《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规定了哪些产业可以投资,哪些是禁止投资的项目。包括这次设立的上海自贸区,其负面清单中很多条款依然搭着计划经济的框架,继续强化政府的职能。

但是在TPP的框架内,规定的是主权国家法律必须服从TPP协定精神(打破主权国家壁垒,关税近乎于零,实现资本自由流动)。主权国家与本国的跨国公司产生纠纷,只能提交纽约仲裁所裁定。如果是一家美国公司和中国地方政府对簿公堂,纽约仲裁法庭这杆秤该如何拿捏呢?答案显而易见。

从TPP协议的条款看,该协议的核心是更好地保护跨国公司的利益,但凡是主权国家成为被告都必败无疑。而败诉只有两种结果,要么悻悻然地退出,要么赔偿巨额罚款并且修改国内法律。美国之前成立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就有一个仲裁机构,据美国议员说该国企业没有一次败诉。

而与TPP相比,保护意识形态较重的主权国家经济部门的WTO显然更适合中国。而TPP则完全弱化政府在经济领域的主导权。由此可见,TPP是一个对意识形态较强的主权国家的经济部门实行遏制性策略的协议,有利于日、美等国。如果加入其中,中国须按照要求弱化政府对经济行为的干预程度。

促进经济深化改革


中国这些年发展快,一个原因是中国借助于进入世界贸易组织,加入到了全球产业链中,并占据了重要地位。但是,中国制造的地位并非是永久而不可动摇的,在新一轮产业链重组的过程中,中国制造将面临TPP的挑战。在TPP协议生效后,成员国之间约1.8万种商品的关税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逐步减少或完全取消。这无疑会削弱中国的出口产品对成员国市场的吸引力,特别是一直在国际市场上占优势地位的纺织服装、汽车零配件等产品的出口,有可能会出现下降。而由于中国的对外贸易在GDP构成中占有相当大份额,因此,其对中国经济增长确实会造成影响,对中国的对外贸易形成一定程度的冲击。

从全球化的角度上来看,TPP从传统、单一、狭义的贸易协定拓展成为现代、广义、综合的贸易协定。除了经济元素以外,TPP包含了许多非经济元素。TPP成员不仅要受到贸易机制的制约,而且还要受到法律法规、社会团体、生态环境、商业模式和公众评判等制约。这可以说是西方国家,对于“自由贸易”的全新注解。这是整体、多层次发展的自由贸易新模式。

很多专业人士把TTP说成是对中国的遏制与冲击,利空中国。但笔者却认为,这是促进中国政府职能转变和经济改革的一次难得的机遇和挑战。

例如开放金融、开放网际网路等敏感领域,一时还难以被中国所接受。正是因为这样,才有巨大动力来促进政府职能的转变和完善规则的制定,从一个主导者逐渐变为一个附属的协助者。新加坡的淡马锡模式不就是我们所一直追求的吗?

从这次中国资本市场罕有的股灾中,就可以看到职能部门过多干预生产部门所产生的后果,其经验和教训值得深思。市场规则漏洞和证监会的过多的干涉,打乱了市场机制,导致内外不法势力相互勾结,最后形成连环共振效应,影响了国家整体经济安全。

由此,应该正视TPP对中国经济的正面意义。尤其是在当下深化改革的重要时期,我们应当真真切切地落实金融改革,减少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提升产业竞争力;真真切切地深化国有企业改革,通过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为中国企业争取更大的贸易空间;真真切切地改革劳动条件,以最高的国际劳工标准要求自己,既提升人权,又保护环境;还应当建立国际贸易服务与咨询体系,更到位地服务于企业走出去。

面对TPP冲击,应“化压力为动力”。从长远来看,TPP免税对相关行业和企业的发展,良性的推动作用会更大。对国内企业产生的压力,完全可以转化为动力。当年中国入世,也有很多人担心会冲垮国内汽车、家电等产业,但现在去看,中国已是世界家电大国、强国,产品销往世界各地。

TPP的高标准对中国的对外贸易固然会造成一定压力,但更重要的是,它同时也将对中国正在推进的全面深化改革产生重要的倒逼作用,促使中国加快改革。


纺企须加速国际化


由于中国外贸出口的主力已经从纺织业升级到制造业,这需要强大的工业体系和配套,价格和关税不会成为兴衰的主要矛盾。根据海关总署数据,中国对美国出口,占比最大的品类是机电、音像设备及零件,其次是纺织品。8月份,中国累计对美国出口机电、音像设备产品为1828亿美元,同期中国对美国出口的纺织品维持在150亿美元的规模。

从中国纺织品的产能逐渐转移到越南等东南亚国家的趋势来看,TPP对国内纺织业的冲击短时间来看影响还不算太大。就以越南纺织业举例。

目前越南有纺织服装企业6000多家,共提供250多万个就业岗位。2014年,越南出口服装纺织品245亿美元。今年1~9月出口171亿美元,同比增长10%,预计全年出口285亿美元。外资企业(FDI)是出口主力,占纺织服装出口总额的60%。需要关注的是,越南纺织配套工业发展落后,仅能满足10%~15%的原辅料需求,越南企业主要负责加工。大部分原辅料仍需从中国、韩国、中国台湾等非TPP伙伴国和经济体进口,其境内产生的附加值并不高。

今年前9个月,越南进口布料70亿美元,进口纺织和鞋的原辅料35亿美元。越南鞋业面临同样的问题,其鞋业原料国产化率仅50%,其余依赖进口,且全行业75%的出口全由外企(FDI)实现,这里就包括中国在内的大量投资类企业。

越南被认为将是TPP最大的赢家。TPP协定有利于促进本土纺纱、织布和印染工业的发展,同时也将推动鞋业更快发展。事实上,能受益并得到发展的本土企业并不多,外企才是最大受益者。因此,短期内越南难以真正享受到TPP的关税优惠。

但国内纺织业者也不要高兴的太早,毕竟企业已经走出去了。在国内很多风险都能由地方政府扛了下来,而在国外,不同的文化和制度需要适应,还得面临国外政府为保护本土企业更改政策所带来的不确定性风险。去年5月,中国同越南和菲律宾等国的领土外交摩擦,间接导致越南部分地区骚乱,打砸抢之下使得许多中国大陆和台湾在越企业遭受严重损失,不仅仅是财产损失,很多无辜的工人还失去了生命。

已经走出去的企业,在艰难的外部环境中赢得了一线生机。而在国内的纺织企业面对严峻的经济形势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提高产品的附加值,要么关门走人。企业应树立更为强烈的危机感。在TPP的鞭策下,企业只有更加努力变革、创新,加速国际化,才能保证订单不完全转移,给自身留出生存空间。




注:作者系中纤网首席宏观战略分析师。